战争,成就香槟

发布日期:2013-08-11  来源:酒之恋红酒网  浏览:1188次

    历史中,一场伟大的友谊来自于香槟。

  当年,科西嘉岛的拿破仑·波拿巴——一个出生在酿酒世家的年轻军官——成了法国的新主人。他在9岁时来到香槟地区的军事学院学习,并在此结识了克劳德·酩悦的孙子雷米·酩悦,从此,一场伟大的友谊开始了。

  伴随着拿破仑横扫欧洲的,除了军事外,还有香槟。在每次开战前,拿破仑都要到雷米的酒窖来喝上一杯,并带些香槟上路。他说:“庆祝胜利需要香槟,作战失败更需要香槟。”当然,拿破仑的敌人也一直窥觎着香槟。1848年1月,俄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军队入侵法国东部,向香槟地区挺进。普鲁士的士兵写了一首诗表达他们的饥渴:

  在莱茵河上架桥,

  一定要喝到香槟地区的葡萄酒,

  那里的葡萄酒正处于最辉煌的时刻,

  很快那里就属于我们了。

  阿提拉和军阀混战的记忆再次浮现,香槟地区又处于恐慌中。那些曾被拿破仑征服的国家,如今把拿破仑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巨额赔款和其他一切都强加在香槟地区的人民身上作为报复。整个香槟地区的酒窖被洗劫一空,在所有酿造商里,损失最惨重的是酩悦。俄国士兵驻扎在酒行,那里的60万瓶香槟被抢夺一空。然而,雷米却很乐观,他说:“今天毁了我的香槟的士兵,将为我创造未来的财富。我让他们尽情地喝,他们终其一生都会喜欢我的酒,他们回到家乡,就是我最好的广告。”

  他是对的。

  战争结束以后,那些曾经的敌人又来到香槟地区,到每一个酒行的酒窖来品酒买酒。他们有俄国的亚历山大沙皇、奥地利的佛朗茨二世、普鲁士的威廉三世等等。最受欢迎的还是雷米的酒窖。他发现自己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香槟酿造商,为欧洲的每一个皇室供应香槟。

  拿破仑的时代,香槟还只属于法国,直到拿破仑战争结束,香槟才真正走向世界,从贵族化走向普世化。1870年,香槟只有25%被法国人饮用,其余的都被英、美、德、俄等国大量订购。到十九世纪末,香槟出口已近200000瓶。

  在经历了波旁王朝复辟、七月革命和1848年革命之后,法国进入了拿破仑三世的时代。科技和交通的迅猛发展让法国经济迅速腾飞。在一个日渐富裕的时代,香槟的酿造技术也在不断革新。香槟事业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在那个年头里,几乎天天有技术突破和创新。巴斯德发现了酵母,多年来的气泡之谜终于得到了科学解释。这让香槟酿造商了解了酒瓶爆炸的原理,可以进一步控制以确保安全,香槟不再是魔鬼的酒。巴蒂斯特·佛朗索瓦发明了一种叫酒糖测定仪的仪器,可以测出葡萄汁中的糖分,帮助香槟酿造商判断还需添加多少糖用于发酵。这样既能促使葡萄酒起泡,又不至于使瓶中的压力过大。从此,便能安全地进行商业化大规模生产,起泡香槟的时代来临了。阿道夫·雅克森发明了清洗酒瓶的机器和金属丝封瓶机,以前用于固定木塞的绳子被金属丝代替了。威廉·多伊茨在他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用金属片盖住金属丝和木塞。最重要的发明是转瓶——一种从香槟中除去沉淀物的工序。在此之前,这是件麻烦事。以前,沉淀工必须从架子上拿起每个瓶子,把瓶子轻轻摇晃,让沉淀物集中在瓶口,然后把瓶子里的酒轻轻倒入另一个瓶子里,尽可能除去所有沉淀物。但这样做不可避免地损失了气泡。1818年凯歌酒行的酒窖主管安托万·穆勒设计出了香槟去泥架。这是种倒V型的支架,架上有孔。有了这种发明之后,除去沉淀物就大大方便了,只要把酒瓶颈朝下插在孔中,每天转动酒瓶并使其倾斜,直到沉淀物完全沉积在塞上即可。

  技术革新使香槟贸易急剧扩大,随之诞生了一大批著名酒行。海德西克、凯歌、勒德雷尔、玛姆、克鲁格、博林格等。海德西克、玛姆、克鲁格、博林格这些都是由德国移民创立的品牌。和平时期国籍不是问题,但一到战争年代,这些德国移民原本的语言优势,积极开拓世界市场的成果,反倒成了他们的罪状。罗伯特·托马斯在《香槟国度》里回忆道:“墓碑上镌刻的逝者名字中有海德西克、凯歌、勒德雷尔、玛姆,他们都是香槟行业的巨子。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名字是与欢乐、婚礼、宴会、狂欢联系在一起的,墓碑上有着骷髅和花冠。这似乎看起来是对所有美好友谊的讽刺,从此之后,每当我举起一杯冒着气泡的香槟,我就会想到这个地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免责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 www. Inc.All Rights Reserved. 酒之恋红酒资讯网【官方资讯站】 极速1分彩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冀B2-20090086  冀ICP备09021528号-11